舟舟

喜欢的cp永远不是主流,快饿死了。

一直很难吃到《claymore》《人形之国》和《blame!》的粮,同好有部分都是女儿上小学的大叔了,谁来产都
是个问题

【刀剑乱舞·治愈系】琴姬(番外)


为了配合樱花盛开的本丸,琴姬特意换上了蜂须贺虎彻为她购置的藕粉色和服,但由于不习惯新的木屐,琴姬在踏上二楼最后一级楼梯时一个没站稳,身体向后仰,从楼梯上直接摔了下去。

“啊、哈……”琴姬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惊呼。

有严重生理缺陷的她作为被照顾的一方,本来就给本丸的付丧神大人添麻烦了,如果自己还打扰到做内番的付丧神工作,琴姬会被自己的愧疚折腾得夜不能寐的。

她在这个自由落体的快速过程中努力尝试着自救:右臂尽管伸长以致够到了拦杆,然而因为没有手的抓握能力,只能与木质拦杆摩擦,稍稍减缓下坠的冲力。

琴姬放弃了自救,准备任由疼痛在落地后侵袭自己的身躯。

刹那间,飞速远离她眼帘的楼梯与拦杆突然静止了。
她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了。

琴姬惊讶地转过头,对上一双湛蓝色的眼睛,掩藏在破旧脏被单中的金色头发柔顺而不刺眼,本不会轻易被人看到的清秀容貌因琴姬此刻特别的视角而看得一清二楚。

“山姥切大人,谢谢你救了我。虽然你平时总是闷在角落里不出声,但是却意外地可靠呢。”

“……不要叫我山姥切。我……我不是那把退治了山姥的灵刀,只是仿刀而已。”打刀付丧神低下头让被单的阴影掩住自己的脸,目光却若有若无地停驻在琴姬身上。

“嗯……我觉得,既然那把『山姥切』至始至终都没有诞生刀剑付丧神,那么,我可不可以认为是身为『山姥切国广』的你,比那把叫『山姥切』的灵剑,要更有灵性呢?”心思细腻的琴姬看出山姥切国广的自卑,顾不得更改此时让她十分难受的别扭姿势,急忙开解他。

本就是面贴面的亲密距离,况且还听到这样一番话,本就害羞得不行的付丧神俊秀的面容上腾地浮现惑人的红晕,抱住琴姬的双手却越发拢得紧了。

山姥切国广错开琴姬的视线,不自在地别过头。

“是害羞吗?抱着女孩子都不觉得害羞,却只是一句夸奖就红了脸,山姥切大人很可爱呢。「かわいい(可爱)」,日语里是这么说的没错吧,这是我从乱送给我的杂志上新学到的词汇。”

【注释:卡哇伊,日文かわいい的音译词,读作kawayi。也做“可爱い”,“カワイイ”。】

虽说避开了琴姬满是温和笑意的眼神,却终究是感受到怀中人轻轻浅浅的呼吸。
纵是其纯良无害,毫无调笑的恶趣味,对于此刻已经热气腾腾、仿佛下一秒就要变成一只煮熟的包子的山姥切国广来说,那说话的温软腔调与不时扑在胸口的气息,即使隔着里衣和内番服,羞涩敏感的付丧神也觉着如赤:身:裸:体一般灼人。

「我……变得好奇怪……」

山姥切国广与内心中翻滚的炽热情感抗争着,同时又竭力忍耐着胸膛中潜滋暗长的悸动。

琴姬发觉抱着自己的手臂开始升温并趋于滚烫,眼见着山姥切国广漂亮的蓝眼睛变得湿润,有如泛着波光的清澈湖水,下一秒她便被塞进一个宽厚的怀抱,娇嫩的琼鼻撞上结实的肌肉。

“唔!山姥切大人——”出于担忧,琴姬还未认清抱住自己的付丧神是哪振刀,便从一片白皙如玉的胸口移开眼,探出头去找山姥切国广。

“请、请不要再说了!”
飞速离去的打刀付丧神头上冒着热气,声线有些发颤,几乎要成为人型的蒸汽机车。

“那么急着去找山姥切,却看也不看我一眼,主人是不想让我公主抱吗?有点失落呀。”白发红瞳的小狐丸轻巧地调整好抱人的姿势,让琴姬处于舒适的状态下,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少女纤细柔软的颈窝,带着毛绒动物讨好人类的技巧蹭蹭蹭,“不过我这只小狐还是想呆在主人身边。”

“我没有……”琴姬无力地辩解道,她咬唇,暗自气自己嘴笨,什么事情都讲不清楚,只得面带薄红地靠在小狐丸怀里,眼中闪现着三分挣扎,“你、你……想抱就抱着好了。”

“主人这么说,我很高兴,不过让女性光着脚可不是什么绅士的行为。那么,和泉守兼定,主人就暂时交给你了,我去为主人捡鞋。”小狐丸小心地把琴姬转手给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的黑发蓝瞳的打刀付丧神,转身上楼。

“没问题,交给我吧!”强大而帅气的年轻打刀稳稳地护好怀中的琴姬,肌肉美观的手臂不曾有一丝颤抖。

“那个,还是放我下来吧。”

“嗯?是在担心我抱不动吗?放心,主人你还很轻呢,而且我可是实用性与美观兼备的实战刀,这点重量完全没影响。”和泉守兼定一边说着,一边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力量,把怀中的琴姬踮了踮。

“是啊,兼桑可是很强的,主人用不着担心哦。”随后上来的土方组胁差恬静地微笑着把琴姬的二次请求堵回嘴里。

琴姬浑身僵直,又无可奈何,待看到水蓝色的短发,她有些惊喜地向一期一振投去求救的目光。

"我刚刚看到您的一只鞋掉在下面,十分疑惑,现在才明白您是不小心摔倒了,请您日后多加小心,现在我去为您捡鞋,顺便叫药研来为您检查一下身体。”粟田口的太刀付丧神金色的眼眸里净是一片温柔,干净澄澈如纯粹的蜜,暗堕的影子只剩下背后摇来晃去,泄露出其愉悦心情的骨质尾巴了。

「一期一振大人,请不要装作看不懂我求助眼神的样子呀,快帮我解解围呀。」琴姬殷切而有着强烈存在感的目光被这振因暗堕而有了一点小小恶趣味的一期一振故意忽视了。

琴姬看着一期一振的背影,倚在和泉守兼定怀中,自暴自弃地闭上眼。

「真是的,活了几个世纪的刀剑付丧神难道还不懂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他们,

——完全是故意的!」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