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舟

喜欢的cp永远不是主流,快饿死了。

一直很难吃到《claymore》《人形之国》和《blame!》的粮,同好有部分都是女儿上小学的大叔了,谁来产都
是个问题

【刀剑乱舞·治愈系】琴姬(一)

【《东周列国志》原文记载:
       太子治酒于华阳之台,请荆轲与樊於期相会,出所幸美人奉酒,复使美人鼓琴娱客。荆轲见其两手如玉,赞曰,“美哉手也!”
席散,丹使内侍以玉盘遂物于轲。轲启视之,乃断美人之手。自明于轲,无所吝惜。轲叹曰:“太子遇轲厚,乃至此乎?当以死报之!”】

        “诸位殿下,这位便是新来的审神者大人。因为她是古华夏燕国人,不通日语,所以在来接任前突击补习了半个月的日语,耽误了一些时间。”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狐之助扫视着本丸庭院里的付丧神,确认都到齐了才继续往下说:
        “虽然你们多多少少有点暗堕了,但相信你们还能保有一些本性,审神者大人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而且……呃,无论如何,请务必多照顾她。”

        袅袅娉娉地立在狐之助后方的是一袭任风吹拂的青衣,纤细瘦弱的身躯像极了脆弱易折的花枝,细细绾好的长发无意间垂落下几缕青丝,秀美的鹅蛋脸上平白生了一对远山眉,而那双含着潋滟波光的桃花眼却垂下眼帘,似是羞怯地侧过头去,避开众刃的视线。

       “各位大人早安,我是前来接任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大人们可唤我为琴姬。我没有什么经验,办事难免会出差错,届时还望各位海涵。另外,若有什么别的事情,请尽管吩咐我。”

————————————————————————————

       面对一群古代刀剑化身的付丧神男士,琴姬其实心里是很恐惧的。

       毕竟,太子殿下用来斩下她双手的那把刀也是一把吹毛断发的名刀,使刀的也是当时有名的退隐侠客……

       ……那些是,「太子殿下」花重金请出山的。
       是为了让双手的切面光滑完美、不破坏被「荆柯」大人赞美『美哉,手也』的美感,以致足够赠予「荆柯」大人……

      终究无法淡忘啊,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手起刀落间,那在一众乐伎中被选中在宾客前弹琴献乐的欢喜与被天下无双的侠客赞赏的满足,全都化作了重重遗恨……

       ……

       刀光划过眼际……危险!

       逃!快逃!

       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带到后院的她来不及思考,脑海中只闪现这一个念头,身体已经作出了闪避的反应。

       但办事精准的总管又怎么会让太子吩咐过的命令出差错呢。
       两位自幼习武的强健侍卫迅速架住了她。
抓住她右臂的,是向来对她彬彬有礼、照顾有加的同乡大哥;攥住她左边肩膀的,正是沉默寡言却体贴他人的……她的,意中人。

        啊!好痛!
        到底……是什么情况……

        ……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琴姬,一睁眼便看到了自己的床幔。
       琴姬本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梦,想从床上坐起身来,习惯性地用手撑在床上却发现手腕上空落落的,缠上了厚厚的绷带……

        原来,是这样的吗?
       是为了,荆柯大人那一句『美哉,手也』?

       “是,大人,我明白了。”

        从总管那里领来了一笔对于奴婢来说可堪称巨款的银两,她便被赶出了太子府。
        也是,失去了双手的乐伎一文不值,甚至连侍女也做不成。
        这样的结局,琴姬并不感到意外。

        可是,她还是很难过、很难过。

       双手被斩下献给举世无双的刺客,为太子殿下拉拢侠士,好刺杀秦王,终结这个暴君,让天下的百姓安居乐业、不受战争侵扰……
       这么伟大的任务啊……

      这么伟大的任务,为什么要落到她的身上?!

      曾意气风发地从风光的、乐官世家的家中离开,而今拖着这残缺的躯体回来,家中却早已败落。

       带回的银两堪堪偿还家里人欠下的债务,连多余的一文钱都没有。
       家中的珍贵乐器早已变卖了;父亲求着别人让他去参加哀乐,换回一点点银两;曾经美丽高贵的母亲如今靠替人洗衣、缝缝补补维持家中生计;到适婚年纪的弟弟有了喜欢的姑娘,甚至拿不出请人说媒的钱……

      没了双手的她,回了家,也什么都做不了,徒添一张吃饭的口,增加了亲人的负担……

      琴姬是如此痛恨,面对亲人的劳累却无能为力的自己。

       ……不如归去?

       琴姬拿头上最后一支银簪子跟药店的小二换了一包砒霜,却看到一只脸上有奇怪印记的白狐狸,拦在了她回家的路上。

       “……我有灵力,可以成为审神者、帮助神明显身?”

     〖……太好了,原来我还能帮助别人……我,不是无用之人……〗

————————————————————————————

       厚藤四郎看着新来的审神者,回忆起之前来处理刀剑弑主事件的时之政府员工所承诺的:
       “一定会给你们重新派一个优秀的新审神者!女审神者怎么样?女审神者一般都比较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肯定不会像之前那个人渣一样了!”

       他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的确是不一样,可是这也太不一样了吧。瘦得看起来好像一阵风就吹走了,还那么害羞的样子。”

       不过,不一样也好,至少秋田、乱、五虎退他们不会再想起那个恶心的恋童癖。能让兄弟们快乐地生活下去,无论怎么样都可以接受。

     『 “哦,被你发现了!”
          “嘛~我在疼♂爱你的兄弟哦。”
          “生气了?你大可以去告诉你的胁差、太刀哥哥,要是他们知道了,肯定会恨不得想杀了我,而一旦弑主,他们就会暗堕成时间溯行军了,哈哈哈哈哈!”
         “这是你想看到的吗?我可爱的小男孩~” 』

       回想起前审神者的丑恶嘴脸,厚藤四郎握紧了拳头,肌肉紧实的胳膊上迸出了青筋。

       “厚,”乱藤四郎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别让今剑的付出成为无用的牺牲。”

       “我明白。”

      『 当蜂须贺虎彻发觉浦岛虎彻的不对劲后,本丸的肮脏秘密彻底藏不住了。
        而当被所有受到伤害的弟弟死死瞒住的、最痛苦的一期一振提着刀冲向审神者时,今剑拦住了他:

       “一期殿,这一刀,由我代替您送给审神者吧。”

        “您是高练度、高稀有度的四花太刀,如果弑主的不是您,那么即使这是一个黑暗本丸,您只要没有暗堕,那么时之政府就不会处理您。”

       “平时我和粟田口的短刀玩得最好。他们若是失去哥哥,一定会非常难过的。况且,他们瞒着您也是为了不让您因弑主而暗堕,要是您暗堕了,他们所忍受的苦痛,不就白挨了吗?”

       “而我,是受害者,下手有正当借口,由我下手,时之政府或许会把这次弑主当成一次正当防卫,不怎么重视,本丸的大家就都安全了。”

       “我……会想大家的,不知道刀解池下面有什么样的风景。” 』

       “今剑啊……”
        我有点想你了。

————————————————————————————


评论(5)

热度(16)